专家解读

股权众筹平台面临洗牌 小平台或陷入“生存困境”

作者: 葬花 来源:本站原创2016年05月24日 浏览次数:

0

近日,凹凸租车在京东金融私募股权众筹平台融资近一亿元,创下了行业融资新纪录。在外界看来,互联网股权众筹平台以其专业性和便捷性,受到了许多投资人的喜爱。

在资本寒冬仍未结束之际,股权众筹平台强大的“吸金”能力,也吸引了众多互联网公的关注,包括京东、淘宝、、百度、360在内的互联网巨头纷纷加入战局。

根据《上海互联网众筹行业报告》(简称“《报告》”)显示,2016年第一季度,上海互联网众筹交易规模在5亿-6亿元之间,股权众筹占到绝大份额,预计2016年全年规模可达25亿-30亿元。

在行业逐渐形成新风口的同时,股权众筹平台也亟需修炼“内功”。近日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因股权众筹资金数额较大,而网络支付转账有限额,因此不少投资人都遇到了“支付”难题。

此外,股权众筹行业依然面临着严格的监管环境。据媒体报道,在为期一年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中,股权众筹平台是重点监管对象。监管层要求,股权众筹平台不得发布虚假标的,不得自筹,不得“明股实债”或变相乱集资,应强化对融资者、股权众筹平台的信息披露义务和股东权益保护要求,不得进行虚假陈述和误导性宣传。

投资人放弃意向金

参与互联网股权众筹的投资人或许不会想到,在通过了合格投资人的认证,缴纳项目意向金并幸运地中签之后,他们仍然可能倒在最后的付款阶段。

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从百度百麦颂平谷华联店”项目投资人处了解到,5月19日零点是这一项目的最后缴款日期。按照百度方面的规定,投资人中签后若未及时支付剩余投资款项,则视为投资人违约,意向金全部扣除不予退还。

然而,当这位投资人进入项目页面,并根据提示“去支付余额”时,却遇到了付款限额的限制。他表示,百度百众平台目前只支持百度钱包和网银在线支付的方式,而工商银行百度钱包单日累计支付限额为2万元。如果想要付款则要使用网银U盾,令他感到非常不方便。

更有投资人表示,自己曾提前向百度钱包账户充值,但到了付款时间却发现不支持百度钱包余额支付。“客服建议提现到银行卡再支付,但是每天取现限额只有1万”。

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,上述项目融资金额为270万,融资人数上限为90人,平均每人的起投金额为3万元。目前这一项目已经募集完成,共募集501万元。

“这一问题并非特例。”盈灿咨询行业研究员陈挚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目前很多平台采用“线下付款”的方式解决大额支付难题。

所谓的“线下付款”是指投资人将钱转账到指定银行账户。百度百众方面表示,线下打款可以分多次,并注明项目名称及个人信息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项目募集早期,度百众曾针对线下转账到指定账户的问题表示“统一要求投资者通过百众平台在线支付投资金额”。

某国内大型股权众筹平台内部人士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即使采用“线下付款”的方式,依然有限额限制。以支付宝为例,每个支付宝账户操作转账到银行卡额度为单笔5万元、单日20万元、单月20万元。若超过这一限额,可能还需要到银行柜台转账。

而较差的“用户体验”显然已经影响了投资人的选择。在百度百创投资人交流群中,有投资人在多次尝试付款不成功之后,表示不愿意再继续投资流程,甚至宁可放弃意向金。

谨防非法集

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“线下打款”的方式还可能存在非法集资的风险。

一位业内人士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股权众筹项目资金由平台方控制是业内的“行规”。“为了保证对项目方以及项目进度的控制,平台会分批将钱款全部打给项目方,以保证投资人的利益。”上述业内人士表示,资金一般由平台方或者平台方成立的第三方代持公司控制。

这一模式显然增加了平台方“跑路”的风险。上述业内人士表示,一些违法平台甚至可能发布虚假标的进行非法集资。

而这也正是监管层要重点打击的违法行为。今年4月,在北京打击和防范经济犯罪宣传日活动上,北京经侦的相应风险提示指出,在商品众筹、股权众筹方面缺乏法律规范,决策权、信息权不对称;发起者在集齐资金后执行差,网站无法约束发起者的行为;由于众筹网站的收入是靠成功募资的项目,导致投资门槛降低,从而在维权举证时困难。

众筹行业自2011年发展以来,2014年得到突破,在2015年获得迅猛发展。在快速发展的同时,其累积和掩埋的风险也在不断暴露,监管缺失、商业模不清晰、从业者人员水平参差不齐等风险因子都成为众筹行业发展的拦路石,与P2P行业一样,众筹行业也成为非法集的重灾区。

上述业内人士向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建议称,股权众筹平台也可以借鉴P2P网贷行业的做法,将资金存管在银行以保证资金安全。不过这一做法依然存在不少障碍。目前,P2P网贷行业在推进资金存管方面也并不顺利。大部分P2P网贷平台只是与银行签署了存管协议,但很少有平台完成了与银行的系统对接。

一季度上海未现“新玩家”

在严格的监管态势下,股权众筹行业也出现了分化。上述业内人士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大平台获取项目资源的能力不断增强,而一些小平台则可能陷入“生存困境”。

截至2016年第一季度末,上海市累计上线的互联网众筹平台数量达到68家,其中仍在正常运营的有45家,仅次于北京和广东两地。排除倒闭、停运或转型的23家平台后,产品众筹、股权众筹平台数量分别为16和25家,正常运营的股权众筹平台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随着互联网金融监管环境趋严,进入众筹领域的“新玩家”也表现得较为谨慎。2016年一季度,全国范围内新上线的众筹平台只有11家,上海市则未有发现。

报告还显示,在几类平台中,出问题的产品众筹平台多达18家,几乎全部为停运或关闭状态,主要是人气低迷和项目质量较差所致。确认有问题的股权众筹平台有7家,但是正常运营的平台项目来源相对较少,很多平台长期不发布项目融资信息,仅有一些线下投融资咨询服务。

数据显示,2015年上海互联网众筹整体规模达到13亿元以上,实际保守估计在16亿元以上,是以往各年总和的25倍有余。其中,股权众筹筹款规模达5.6亿元,是2014年的157倍;房产众筹成交6.7亿元以上,较上年增加21倍有余。

2016年一季度,上海市股权众筹领域成功筹资预计在5亿-6亿元之间,其中上线不久的达客贡献了主要份额,成功筹资金额达1.35亿元。在已知的筹资规模靠前的10个项目中,绝大多数都与互联网相关。其中O2O、医疗、互联网餐饮是热门领域。

而上海房地产众筹起步于2014年,当年成功筹资3015万元;2015年随着“互联网+”概念的兴起,房产众筹开始火爆,当年交易金额6.7亿元。

而受监管政策的影响,上海市房地产众筹业务进入持续低迷期。近期,上海银监局开始整顿首付贷及类似杠杆产品。报告显示,2016年一季度成功筹资规模仅在3000万左右。与2015年全年交易金额6.7亿元相比,出现了较大的下滑。

建设生态圈

而在行业人士看来,目前众筹行业处于洗牌阶段。很多平台的项目在明后年都会进入项目退出阶段,而前期因为追求流量而上线的质量不佳项目,可能面临着不能退出的问题,预计平台倒闭现象在明年会更严重。

投壶网CEO赵妍昱表示,许多战略思路不明朗、创业资本准备不足的平台显然不具备参与竞争的能力。从商业模上看,有些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平台急于盈利,以流量为核心,通过帮助项目方融资收取中介费,这样的收费模式使得平台与项目方的利益高度一致,容易导致平台有过度包装项目的冲动,沦为垃圾项目的敛财工具。

另一方面,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也认识到,筹到钱并不等于成功,通过拿到大互联网公司背后的生态资源,才是最重要的。因此,大平台需要在打造生态圈方面“下功夫”。

京东东家负责人孙肇昭就多次表示,股权众筹作为投资风险较高的行业,当前平台比拼的不仅仅是筹资能力,更加看重的是风控能力、项目孵化能力等。

而在产品众筹方面,平台通过数据手段筛选项目的能力也非常重要。依靠大数,平台方可以同时对用户使用习惯、爱好、购买周期及消费能力等,进行多维度分析解读,提炼用户需求,帮助初创企业更加准确地把控消费喜好,更好地完善产品,有效降低风险;另一方面,可以把合适的产品推送给合适的人。

陈挚说,股权众筹依赖产品众筹作为“试水平台”,这一模式很有可能会成为今后行业的主流。

众募之家www.zhongmuzhijia.com

特别声明:

上述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,不代表众募之家(www.zhongmuzhijia.com)之观点。 若文中真实性有误或涉及您的著作权等利益,请联系QQ:712925729。

很有用 拜读 没用 路过
众筹之家 众筹导航 众筹项目 众筹平台 众筹门户 众筹第三方 众筹协会 众筹 www.zhongmuzhijia.com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