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筹快讯

李开复:股权众筹是很危险的事情

作者: 佚名 来源:众筹空间2016年07月04日 浏览次数:

0

 

李开复老师,是熬制鸡汤的一把好手,而在其在大病痊愈后,人们更是将对他的发问放在“对生命的感悟”上。不过,在近来李开复接受专谈时,终于撇去了这些过去感性的成分,回归到投资人的角色,谈了谈对当下创投圈一些现象、风气的看法,其中不乏犀利词句。

“有财无才”的投资人最终会赔光辛苦钱

记者:这也是最近很多人在说的,过多的散户风投进入市场,挤压了专业投资人的空间。

李开复:确实有一些好案子,因为能拿到更高的估值,选择了一些不是很懂的投资人,这就是我们说的劣币驱逐良币。

记者:这个现象持续下去,专业的投资人会不会退场?你担心吗?

李开复:我不担心,这些不懂的投资人,他们一定会赔钱。因为他们把所有的案子,增加了三倍成本,最后回报一定不会很好。这些土豪吃了亏就不投了,市场就会恢复常态。有些人觉得早期投资人人可做,一级市场好像不需要专业能力,这些人无论进入众筹还是土豪型的投资,一定会付出代价的。

记者:有人说这叫“一万名天使的崛起”,你觉得现在投资人的数量是不是已经超多了?

李开复:这一万名天使,是 BAT、京东等互联网公司上市之后退出来的创业者,他们大部分是有财产、身价很高的人,经历过创业,做过产品。这些人能多投就多投,能少投就少投,这些有财有才的人,我觉得越多越好。

记者:那你说的劣币是指?

李开复:是那些有财无才的人,我觉得可惜。没有经验,但自认为懂,最后把辛苦赚来的钱赔掉。

记者:有人预测说,基金很快会迎来洗牌,大量投资人会退出,你觉得呢?

李开复:一级市场投资,一定是最好的 1/4 的公司赚到所有的钱,另外3/4的公司不赚钱,所谓的洗牌是不断在发生的。我相信现在已经有很多不专业的早期投资人在用头撞墙,开始考虑打退堂鼓了。就像五年前“全民PE”,到现在还有多少家?当时国内PE手里有将近一万家公司在等待退出,一大批没能存活到IPO开闸。

股权众筹是很危险的事情

记者:说到散户,最近有股权众筹平台被指虚假宣传,先前的承诺没有兑现,投资人权益受损,你怎么看?

李开复:投资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事情,股权众筹就是让很多不专业的人来做投资。一个专业的投资人会用尽调(尽职调查)挖掘出很多问题,会用第三方资源来验证是否真实,而不会被创业者的口才或者呈现的内容打动。所以让不专业的人来投资,把它称为众筹,是很危险的事情。

记者:可也有声音认为,股权众筹帮很多公司融到了钱,也让很多人分享到了投资收益。

李开复:要记住,如果一个创业公司有能力拿到顶尖VC的钱,肯定不会去众筹平台募资,所以一般来说都是二三四流的项目。上一次股灾前,美国有一家公司,对接散户和创业者,碰到了股灾,公司几乎倒光了,散户的钱大部分赔掉了。

所以无论在任何国家,散户受欺骗,都是因为把事情看得太美好太简单,误以为专业的事情不需要专业的知识,或者被一些不诚信的专家误导。

记者:所以你不赞成股权众筹?

李开复:并非不赞成,但在设计上,应该有专业的人来确保不专业投资者的权益。比如美国的 Angel list,它的每一个项目都由专业的人领投,不专业的人跟投,尽调的工作由专业的人负责,利益的分配也倾向专业的人。这样一方面可以保护不专业的投资人,另外一方面,也让一些造假或者吹嘘的创业者原形毕露。

记者:股权众筹的政策监管一直缺位,你认为应该如何从政策设计上控制风险?

李开复:可以参考一些成熟市场的做法。在美国,投资对冲基金或者一级市场基金,需要投资人是Accredited investor (合格投资者),要证明自己了解所有的风险,被告知了所有可能遇到的问题,并证明财力可以做这样的投资。

创业者造假不能怪到投资人身上

记者:和投资的乱象比,最近很多创业公司的造假事件也被曝光。“寻找中国创客”的另一位导师阎焱也说,数据造假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的常态,原因是什么?

李开复:如果造假变成一个行业普遍的现象,也会对有些人产生压力。比如读大学,周围的人都抽烟喝酒,你不做好像也不对。现在任何一个创业者都来个五千万、一亿用户,那根本不是真实的。

记者:投资人为什么会被蒙蔽?

李开复:现在很多投资人没有足够了解要监测的核心数据,比如说注册用户、下载用户有三亿,而付费用户或者活跃用户只有两千万,被衡量的应该是活跃度,有些产品甚至要看“月活”,所以投资人需要对不同的数据做更专业的评估。

记者:你遭遇过被投的企业造假吗?怎么处理的?

李开复:不太多,我们尽调做得比较细腻。

记者:那你们如何辨别是否造假?

李开复:大一点的项目要靠尽调,用各种方式去拿到真实的数据,小一点的项目是对人的尽调,对行业的尽调。

记者:有创业者说,造假是投资人逼出来的。因为投资人急着看数据,不造假就拿不到钱,就得等死。你怎么看这种说法?

李开复:就相当于说考试都作弊,我也必须要作弊,有这个压力存在,但是不能怪到投资人身上,自己的诚信自己把控,说考试作弊是学校逼的、老师逼的,这个讲不过去。

记者:美国也有造假的情况吗?

李开复:比例上,中国肯定是远远大于美国的。原因有很多,包括社会环境、大家的价值观、媒体和大众的监督都不同。如果造假,在美国声誉可能就毁掉了,付出的代价很大。

记者:要怎么做才能扭转这种风气?

李开复:需要大家出来呼吁,不能只是说我同意,然后什么都不做,这样反而会产生压力,让不造假的人觉得不造假就融不到资,我们绝对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
 

特别声明:

上述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,不代表众募之家(www.zhongmuzhijia.com)之观点。 若文中真实性有误或涉及您的著作权等利益,请联系QQ:712925729。

很有用 拜读 没用 路过
众筹之家 众筹导航 众筹项目 众筹平台 众筹门户 众筹第三方 众筹协会 众筹 www.zhongmuzhijia.com

相关文章

    没有相关内容